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舟山旅游网 首页 海岛资讯 热点报道 查看内容

舟山旅游年味的舟山味道

2020-1-11 10:07| 查看: 309| 评论: 0 |原作者: admin

简介:  上了腊月,北风一阵紧似一阵,雪子也开始飘落下来冷飕飕地往你脖颈里钻了,这时,过年这台大戏就算拉开了帷幕,家家户户都赶着备年货了。   大体上,南北方的年货都差不多,但又有所区别。北方人备年货,大白 ...
  上了腊月,北风一阵紧似一阵,雪子也开始飘落下来冷飕飕地往你脖颈里钻了,这时,过年这台大戏就算拉开了帷幕,家家户户都赶着备年货了。
  大体上,南北方的年货都差不多,但又有所区别。北方人备年货,大白菜那是成车成车往家拉的,农村人存地窑,城市里住公寓楼的堆垛码放在楼道,小山似的。而在舟山,鱼货就是北方人过年时的大白菜。每家每户的檐下,几乎无一例外地挂满了鱼货。特别是小岛渔村,因为几乎家家都是捕鱼的,所以门口晒满了鱼干,鱼肉晒得红艳艳,浓蓝的天一衬,格外好看,拍照美极了。
  这些穿在竹竿里的、摊在网格里的、晒在石头围墙上的鱼货,顺理成章地成了过年的报幕员。
  当然啦,过年,大多数人,主要图的还是一嘴好吃。
W020200110573692181394.jpg

  一“普陀山”轮的暴鳗·鳗鱼三宝
  舟山人的年货,最常见的就是鳗鱼带鱼。用盐渍上半天一天,北风呼呼地吹上这么几天,就可以收进屋了。这时,鳗鱼身上一半以上的水分已经蒸发掉,肉质紧实,鲜香四溢。带鱼晒出了油,入口绵软,鲜中带甜。这叫“风鳗吊带”,若挂在外边的日子一多,那就变成了鳗鲞带鱼鲞,又是另一种味道了。
  说到风鳗,不禁流着口水想起了“普陀山”轮的暴鳗(作者注:暴鳗,渔乡俗语,重盐急腌谓“暴”,如果腌后户外任风吹,则叫风鳗)。“普陀山”轮是当年普陀山开往上海的一艘豪华客轮,船上餐厅腌制的暴鳗,是我所吃到过的味道最好的。船长姓李,我同他儿子一起当过乘警。我向李船长讨教为啥船上暴鳗这么好吃,有没有啥秘诀。李船长告诉我,用重盐,就是盐要用得多,但腌制时间要短,家里腌12小时,这里腌两三个小时就可以了。李船长个子很高,背有一点点弯,寿眉,一脸慈祥,看到我总是笑眯眯的,可惜已经作古。我很怀念他。
  以前鳗鱼很大,有成人小腿肚粗细的很正常,现在像胳膊差不多粗的就算不错了。
  有喜欢鳗鱼三宝的么?所谓鳗鱼三宝,即鳗肝鳗肚鳗肠,这是我给生造的名词。一般舟山人吃鱼,除了鮟鱇鱼等“额头出角”的,都是要扯脱内脏的,唯独鳗鱼内脏,那是决不肯舍弃的。舟山人有句口语,叫“看见乌龟肚肠,忘记亲爹亲娘”。乌龟肚肠我小时用火煨煨吃过,味道早忘记了,但是这鳗鱼三宝,我看到就会流口水,哪怕还是生的。用以烧咸菜笋丝汤,几乎连舌头都会鲜掉!
W020200110573692181245.jpg

  二“雷达网”带鱼·“带鱼妞”·乌贼文子
  舟山人吃鱼成精了的,比如带鱼,就有大眼睛小眼睛的区分,据说味道两样。顶好吃的带鱼是所谓的“雷达网”带鱼,味道确实高级。
  沈家门码头几十年前经常有“福建船人”用“带鱼妞”同我们交换菜啊肉啊什么的,“带鱼妞”,是在带鱼身上切一块肉下来,大约一指粗细,他们是拿来钓其他鱼的。
  我妈妈和弟弟喜欢吃带鱼冻,我不喜欢,嫌有股腥味。但是带鱼煮萝卜,那叫一个好吃。过年时,酒过三巡,煮得热气腾腾的带鱼萝卜上桌,肉美汤鲜,而且还有萝卜的甘甜,保证你胃口大开。
  过年请客的菜,熏鱼是必备的,基本上,做熏鱼都是以马鲛鱼为主,有的也用鲳鱼、带鱼。我岳母做的熏带鱼可谓一绝,带鱼用酱油等调料腌制后,晾至半干,热油急炸,然后在一个碗里“滚”一下就上桌,那个碗里,放着精心调制的酱、醋、糖等,好吃极了,热腾腾的鱼肉外皮略焦,脆甜酸鲜香同时在口中爆开,每次上桌都一抢而空,至少得备两盘。
  说一个名词,叫“乌贼文子”,不知多少人记得。这其实是墨鱼的生殖腺,白白的我们叫“卵黄”,青灰色的叫“矾”,摊在一起晒得扁扁的,厚度同硬纸板一样。我最早听说这词儿是在沈家门的大平岗山上。当时县里在大平岗办了个学习班,“犯人”全部是各地抓来的小偷小摸啦,打架斗殴啦,搞“破鞋”啦等所谓“坏分子”。我妈是某单位保卫科长,被抽调来管理他们。
  我当时才六七岁,经常翻山越岭去那里玩。一天,鼻头通红的司务长在说“乌贼文子”很香很好吃,我就竖起了耳朵,乌贼家里常吃,“文子”却不得而知,等司务长拿出来一看,切,明明乌贼卵黄嘛,只是晒干了的。后来学习班解散,大平岗变成了普陀县卫生学校。现在,卫校早没影了,一些卫校毕业生却已成了附近医院的骨干。前几年我还特意去探访过,只有几间破房子了,我当年钻过的地道还在。
  听丈人说,以前他家过年时,乌贼卵黄差不多年年都有一水缸的,没人稀罕吃,哪像现在,当宝贝了。丈人是桃花岛人,说起“乌贼卵黄”时,发声同本岛略有不同,“乌贼”两字,前者第四声,后者第二声,我们是前者第一声,后者第二声。
  乌贼上桌,十家有九家红烧,浓油赤酱,圆鼓鼓的一只,切成连刀摆盘。但我不喜欢这种吃法,我只喜欢白切,酱油一蘸,鲜极。
  有必要提提乌贼的近亲鱿鱼。南太平洋还是北太平洋钓上来的忘了,以前人家送来好多,每只都几斤重,我放冰箱慢慢吃,头红烧,身子生吃。鱿鱼生吃,那叫一个顶呱呱。处理极简单,把皮片掉,洗净,露出白肉,切片,装盘。然后辣椒切碎,蒜头捣泥,与酱油一起浇淋。又或者直接芥末酱油配吃,入口时,感觉像在嚼糯米饭,哇,太好吃了。另外要提醒下,乌贼绝不可生吃,我试过,难吃死了。
  三“肉汁噜年糕”·风鸡
  舟山人的风俗是每年过年先敬菩萨。四指宽猪肉一条,鸡鹅各一,煮得香喷喷的。这不还有肉汤么?爸爸把整块年糕一切两半,放入肉汤滚熟,一大块厚厚的年糕,舀上半碗肉汤,洒上切碎的蒜叶,然后浇上酱油,真好吃。我们管这叫“肉汁噜年糕”。
  但有次去金华武义泡温泉,夜晚灯光斜照,温泉水居然同“肉汁噜汤”差相仿佛,从此胃口倒了几年。现在又恢复了,不提。有人吃风鸡,雪地里,活鸡晾衣一样地倒挂,任其咯咯叫着,活活风干,实在太过残忍,闻其声不忍食其肉。杀可以,只要是为了有用,但请不要虐杀。杀掉了再弄,这个完全可以接受。
  听说兔肉吃不胖,大概八年前的一次年关,我特意去定海盐仓,那儿有个兔场,规模比较大,老板叫王华定,是兄弟俩合伙开的。我买了近十只,用酱油腌一夜,然后再放在窗台上挂起来,任北风吹太阳晒,五六天后就可以吃了,我喜欢吃隔水蒸的,也不切块,直接装盘撕吃,呷上一口烧酒,得劲。
  有首沪上民谣,讲的是过年情景,很有趣,前几句已经忘记,后一半倒是记得贼牢:吃吃咸,吃吃甜,水缸浅一半,马桶高三尺。
  过年了,和家人围炉而坐,聚聚,吃吃,聊聊,多好。其实啊,吃什么不重要,聊什么也不重要,家人能一起开开心心坐坐就很好。
  幸福生活,原该这么简单的。
W020200110573692192704.jpg

W020200110573692195159.jpg


收藏 邀请
鲜花
鲜花
握手
握手
雷人
雷人
路过
路过
鸡蛋
鸡蛋

相关分类

推荐阅读

返回顶部